2004年,余浩即将退休,每逢值夜班,他整夜不睡,把资料悉数复印,带回了家。这些资料对所有弃儿,许多人到无锡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余浩家里,打捞与自己相关的这段历史。“其实还有好厚几沓死亡记录,天天都有几个孩子死掉,我给藏起来了。”他说。来找孩子的人家不知道,以为孩子还在哪个角落活着。【详细】